《都是脑神经惹的祸?》

王福娟

前言

《都是脑神经惹的祸?》Blame it on the Brain?,作者韦尔契(Edward Welch)介绍过去15年来,医学方面对脑部研究的成果,以及圣经如何看待身体与灵魂的问题。对脑部功能的认识,可以帮助我们初探脑部化学物质分泌不平衡和精神病用药是否合宜的问题。认识脑部的功能,才能更清楚的理解受辅导者的能力与想法,认识他的状况,并从所搜集的资料,区别问题的根源是出自心理,抑或生理状况的干扰,协助他减轻或剪除自己的疾病所带来的痛苦。

圣经的话是盼望的缘由

当个案带到自己的『疑难杂症』来到辅导室,当前的危机,就是得先解除她目前的困境。能够前来辅导室『倾心吐意』也绝大多数是因为心里的『难受』已经危及日常生活,比如说严重失眠、被家人嫌弃、啰嗦等等。韦尔契所提供的进路,帮助辅导员更全方位的来进行辅导,提醒我们不可论断,不可急促地把问题定义成『罪』,导致对方更焦虑与恐惧。

辅导员的工作就是为着对方得着造就的好处,把人引到神面前。受辅导者不会接受任何建议与安慰,除非他感受到辅导员愿意聆听。圣经辅导的目标即是『劝化人』,『尊主基督为圣』,把福音的盼望带给人。因此,辅导员是使用圣经的话,让人们看到『盼望的缘由』,藉着圣经话语的应用,把人带到神面前(彼前三15)。

『心』是道德的舵手

韦尔契对『人心』与『智能』的区别的解说(页40-43)提供辅导者清晰的画面。他引用箴言四23,指出『心』是道德的舵手,当我们的心与基督的生命联结,就能心思与行动顺服神,结出属灵的果子。这生命的联结是藉着救赎的恩典及信心得更新。

因此,就算我们的脑神经因疾患渐渐的衰弱或退化,并不能阻阻拦圣灵的工作。福音的盼望,是叫我们『不丧胆』,因此即使外在的形体渐渐『毁坏』,内心因福音的作为『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所以,不要假定受辅导者脑部的能力,他的智商可能因疾患失去能力,但他也能像孩童般的,被圣灵光照,单纯地认识基督,并顺从主。

除此之外,韦尔契也指出智力的理解也是信心的一部分,即便是智力受创的人,也有天赋的道德敏感度。圣经里也不乏这类例子,例如:耶稣医治癫痫的病患,不是严厉的指责对方的罪,而是要对方凭信心来信靠(太十七14-18、可九17-29、路九37-43)。唯有信带来改变与盼望。

身体是圣灵的殿

韦尔契以圣经的教导反驳早期希腊哲学家认为『身体是灵魂的监狱』这个说法。圣经说:『身体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不是次等公民,是心灵活动不可缺少的部分,整个人就是身体与心灵的结合。单单追求属灵的丰盛,忽略身体的健康,或者是单单追求身体健壮,停滞于现有的属灵的光景,都不是圣经的教导。

除此之外,韦尔契的解释也驳斥异端,特别是把身体看成是人类邪恶根源的教导。身体是道德行为的外在表现。简单的说,我们里所思所想,是藉着身体的言语表达出来。我们身体的健康或软弱,肯定影响心灵。身体需要休息和食物。当我们的生活作息受到影响,睡眠与食欲没有得着满足,就较轻易因身体的软弱而陷入罪的试探,放任身体的欲望。

使徒保罗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林前六12)可见这『可行的事』,得被真理检视,若与真理脱钩,就会演变成情欲的放任。因此,若是患者面对严重失眠或食欲不振的情况,身体因长期面对这两方面的困扰,就得寻求医药的协助,由合格以及有医德的医生,缓和他失眠以及食欲不振的问题,才能着手处理心的问题。

『罪』或『病』的区分

韦尔契对罪或病的区分是:一、任何不符合圣经命令的行为,都由心发出,就是罪;二、任何因身体的疾患,影响我们的行为,就是病。这样的区分是重要的,特别有利於辅助与驳斥异端,例如小孩感冒,而精神不振,结果父母因错谬的教导,只相信祷告而不让孩子就医等怪异现象。或者不让一个已经陷入幻听幻觉的病患接受医疗诊治,而错把患者当成被鬼附的现象处理,这些做法,都是误解圣经以及属灵骄傲的弊端,不但对患者没有帮助,而且使他陷入更恐慌的低谷深渊之中。

辅导步骤

韦尔契是在圣经辅导的基础上,拟定四个基本的步骤来协助受辅导者:

步骤一:集影响疾病,包括影响心理与情绪的资料。仔细地阅读资料,包括医学报导、过去病例、医生的诊断、诊治的方式等等。与病患及他的家人坦诚地分享与讨论情况,不但帮组病患了解并认识自己的情况,也预备家人了解病患的内心世界以及需要。

步骤二:区分属灵与生理徵兆。生理问题是透过理解、同情心和创意的教导来解决。属灵的问题是藉着圣经话语的教导,纠正患者可能误解圣经或错误神学所引发的内心与行为的问题,引导他悔改,建立他信靠主的信心。

步骤三:对心灵说话。以祷告的心把神的真理用简明易懂易记的方式表达出来。恰当地使用圣经的话语,认定唯有神改变人心。即便对方是在极严重的头部重创或退化的情况,圣灵仍在他的身上工作,他仍然可以有良知与能力,回应福音,从罪中回转。

步骤四:强化患者剩余的能力,从中弥补软弱的部分。这是针对老年痴呆症、忧郁症或过动症等患者可采取的进路。帮助患者在他现有的能力里,鼓励他们的恩赐或优点,教导简单的技能,弥补他们的软弱,重建他们的生活技能。如果对方是属於同性恋、酗酒或严重过动症的病患,可以考虑针对身体症状用药。千万不可自作主张,一意孤行,认为医药是人为的医治。就如韦尔契的结论,他认为圣经的模式和医疗的模式虽然不能混淆,但在许多方面两者是有交集的,各自提供特殊的管道,帮助我们认识自己、认识神,经历整个改变的过程。(页202

结语

《都是脑神经惹的祸?》的分析,提供可以考量的医疗模式,应用圣经的教导,帮助病患走出内心的阴暗处,回归真理。马太福音十八21-22,耶稣教导我们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带出来就是上帝恩典饶恕的真意。饶恕是基督十字架上白白的恩典,你我的罪带到十字架面前,真心地悔改,必带来内心与行为的改变更新,经历对基督的确信和与日俱增的爱心。在这场争战中,引领受辅导者与辅导员同样得享从上而来的平安与喜乐。

 

后注:

韦尔契(Edward Welch)著,魏孝娥译,《都是脑神经惹的祸?》Blame it on the Brain? 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出版社,2004年。欲购买此书,请联络正道培训服务中心或电邮bc.rightpath@gmail.com

Writ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