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在天家

Sylvia      

     我的妈妈生前身体一向很硬朗,虽然她已70岁,还是如一般的妇人,为我们一家大小的生活起居忙碌。家中虽雇有印尼女佣,但每天的吃喝饮食,是妈妈为我们张罗准备。妈妈可以自己驾驶,上菜市不需要人陪伴,买了东西,手中总是大小包的,一连要走好几回,才把东西提到车上去。回到家中,就由女佣帮忙洗切,妈妈亲自下厨,一天三、两餐都自己动手,从来不假手于他人。下午若是有闲空时,就陪孙儿睡午觉,不然她往往有忙不完的家事。我们兄弟姐妹一共八人,妈妈都懂得我们的口味,那一个吃甜的、那一个吃咸的,她都拿捏得准。不只是这样,我们的脾气,妈妈更是了然。

 

      今年10月,妈妈之前服了一些中药,身体感到不适。起初以为是药物带来了的果效,并没有善加处理。怎知道在服完该处方,情形却每况愈下,妈妈感觉到她的心脏跳动不规律,而且走起路来气喘如牛,身体异常的疲倦。妈妈在十月中接受美国药房的专科医生的检验,医生证实右边的肾脏长了毒瘤,而且毒瘤的根茎还沿着大血管,蔓延至接近心脏处。妈妈本来要接受心脏手术,处理大血管的根茎,进而切除毒瘤,但后来却选择服食草药,从饮食方面来控制癌细胞的蔓延。

 

      妈妈一向来是低血压,患上此顽疾,便成了医院的常客,我们兄弟姐妹看在眼里,心情非常的沉重。但在妈妈的面前,我们要保持一贯的笑容,安慰、鼓励妈妈,家中的哥哥姐姐更与妈妈共进退,陪妈妈一起改变饮食,吃毫无油盐甜酸的食物。妈妈留院及在家休养期间,精神好的时候,我做得最多的是祷告及讲故事,几乎也讲完了约翰福音。除此之外,又从传道书121的信息,跟妈妈分享,要妈妈思想上帝的救恩,在衰败的日子还为临近之先,“当纪念造你的主”。教会中的弟兄姐妹来探访妈妈时,也一再传福音,都祷告妈妈在最后的一刻,要像十字架上的强盗,认罪求告救主。

 

      妈妈还未患病前,每一次跟她分享福音,有时我们母女俩免不了不欢而散。我知道很多次她是为了敷衍我,跟我去听道或探访教会中的长辈。其中苏阿姨是知道我家中的情形的,所以,她就曾语重心长地说妈妈的忍耐是源至于上帝,只有造人的主,才能看到人们的需要。妈妈的容忍,以至于一个本该破碎的家,得以保全,儿女能够在学业上进深,长大成人,没有成为了家人挂心的包袱及社会的负担。一般世俗的封建思想只能叫人烙在封建的捆绑中,无法自拔。妈妈听了苏阿姨的一番话后,虽然没有开口表示赞成,但是眼眶里有眼泪,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了。后来,也常常托我问候苏阿姨。

 

      妈妈的个性非常的柔和。妈妈是外公的长女,从小虽然很喜欢上学,但有碍于是女儿,到头来还是属于别人的,所以外公只让她上了几年的小学。妈妈非常用心学习,六年的小学,妈妈是以跳级的方式,三年的时间就念完了。后来就再也没有上学的机会,留在家里做家务。直到适婚的年龄,就以媒酌之言,嫁给父亲。作为长媳妇,父亲的兄弟姐妹共九人,妈妈每天总是忙家事。所谓顺得哥来失嫂意,妈妈在这个大家庭里,从来就不多话,她就有如两头烧的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从来不为自己着想。我读箴言书3115,就深感里头的描写正是妈妈的写照。在我们的大家庭里,妈妈也是每天天还未亮前,就起来准备家务。我的记忆中最清晰的是妈妈先煮了米粥,把一碗碗热腾腾的粥盛在碗里纳凉,等我们家中的孩子们稍后起床梳洗后,上学前,吃了粥才上学去。妈妈年老患病,是我们这个家把她给累坏了。

 

      妈妈也非常的勤奋,她虽然只有小学的学历,但她的字体娟秀。她非常看重我们子女的教育。我们小时候,她是恩威兼施,从来没有让我们在功课上松懈下来。更注重我们的品行,当我们跟其他的堂兄弟姐妹吵架,妈妈总是把我们拉到一旁,不管对错,总是严加管教责备,从来不让我们有辩驳的机会,有时候更以藤条恭候呢!她又乐善好施,在我们居住的小渔村,凡和她交往过的,不论是富贵贫贱,都晓得妈妈的恩惠勤俭。当我本身在领受了主耶稣救赎的恩典后,一直要把这福气跟妈妈分享,但却居于妈妈一生活在旧封建礼教的思想下,她对这个大家庭的责任,亲朋戚友对她的尊敬,又看到我在信主后对祭祖祭物的婉拒,我猜想这都成为了她不愿意接受主的原因。如今我回想,我只能感谢上帝,在我因个人的小信,以为妈妈会与基督的救赎隔绝,永远落入那丧命的火湖里,上帝却施行了浩大的恩典。妈妈病痛期间,跟她分享福音,她的神态上一点也不敷衍,除了凝听福音故事,也愿意接受祷告。留院期间,我看她躺在病床上,因肚里积水,难以入眠,就吟唱赞美的诗歌“除祢以外”,短短的一首诗歌,我却声音哽咽,屡次停顿,等我一抬起头来,妈妈已安然进入梦乡。

 

我一生受妈妈的影响很大,总觉得我的妈妈最伟大。我小时候娇生惯养,性情非常的胆小怕事,动不动的就很容易掉眼泪。但妈妈却很果敢的做决定,在我踏入中学前,她把我送往离家略一小时半车程的城市读书,让我寄宿在祖母的家里。以前的交通并不方便,若没有什么要事,假期前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回家。我心中对新的学习环境根本就十分抗拒,要我离开那可爱的小乡下,更是百分之百的不愿意。但居于母命难违,只好前往。如今我回想,我不至于在年幼辍学,全赖上帝赐于我一个好妈妈,妈妈虽然活在封建礼教思想下,却从来没有以礼教来挟制我,完全让我选择自己的志向与兴趣。

 

妈妈在初患病时曾经昏厥过一次,她也曾表示这一病,大概是要跟我们分手道别离。她在我们的面前,从来没有大肆哭泣埋怨,只是我却看见她躺在病床上,眼角留系着泪珠,可以想象妈妈在病痛时还是不要我们担心害怕,所以她没有在我们的眼前痛哭。但虽有儿女陪伴,内心却也孤单、无助。我看她的病情一直没有减轻,心中非常悲痛,但见到病床上的妈妈,就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起了我生病时,很害怕一个人留在病床上,妈妈总是衣不解带、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若是我又呕又吐,就得蹲下来,为我拍背。现在妈妈生病了,而且这病会致命,我舍不得我的妈妈。所以,有时候就爬上病床,睡在妈妈的身旁,拥着妈妈入睡,有时候就拉了椅子,脸俯在妈妈的脚跟,一手轻拍她的小腿,就像小时候妈妈拍我入眠一样。妈妈在病危中,神智一直很清醒,我那时候最着急的,还是属于她灵魂得救的方面,因为妈妈就像将残的灯火、被病压伤的芦苇。圣经上不也有这样的描述基督的爱--“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吗?若不要与妈妈在永世里分离,这一种盼望,相聚在天家的盼望,源自于基督的救赎,我对妈妈说过这样子的告白,对家人亦然。盼望在基督里,而且带到永生里去。

 

妈妈临终前的那个晚上,我回到家中,我看她时儿沉睡,时儿清醒。怀里的枕头好像是她唯一的依靠,清醒时的神情,就望着前方,没有一丝毫的害怕。喊她几声妈妈,她就看了我两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二姐拿了药来,她只说了两句话:“不吃了,还要吃吗?”。后来二姐还拿来了苹果汁,我就爬上床去,手中拿着盛了果汁的小汤匙,我跟妈妈说“阿门,好吗?”(我们的暗号)。妈妈什么也没说,嘴唇只是动了动,就喝了我手中的果汁。我记得妈妈还表示她要小解,我们几姐妹还手脚笨拙地把妈妈扶下床,然后又扶又抬的让妈妈躺回床上去。这时候,妈妈对我们笑了笑,好像是笑我们的笨手笨脚。大约就在一个钟头后,只是翻了一个身,妈妈就走完了人生的旅程。妈妈咽下最后一口气后,我开车把哥哥接来家中,眼眶里都是眼泪,心里很不舍得,但心里只有主的一句话:“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虽是情绪波动,但主的这句话,在整个路程中,陪伴我、安慰我、鼓励我,不管前面的挑战如何,盼望总在主里,真正的自由,不过是等候主再来,在主的面前再相聚。

 

      妈妈的丧礼是依照传统的华人礼仪入殓。我在妈妈收棺后,接到小姨娘生的姐姐打来的电话。她说妈妈临终前的那个下午,她的教会的牧师来家中探病时,分享福音,曾询问妈妈的心志,妈妈表示悔改认罪,愿意接受主,基督活在她的心里面,牧师就带领妈妈做认罪悔改,决志信主的祷告,当时家中未信主的姐姐及外甥女在场。如此浩大的恩典,临终前接受主,我只能俯伏在神面前献上感谢颂扬,颂扬基督,接受妈妈的灵魂,让她得以卸下了属世劳苦的重担,在主里得享安息。世人的智慧无法透彻神的真理,福音四书里有记载,县挂在十字架上的主,虽是遍体凌伤,但他始终没有放弃他到世上的使命,尚且身体力行,传福音,以至于强盗罪得蒙赦免,主的怜悯,强盗因信,得享主所赐予的乐园。妈妈的丧礼虽是按照华人礼仪,我只有遗憾惋惜,但对主的信靠却更进加深,更有把握。因他所拣选的,一个也不失落。即使是面对死亡,妈妈也始终因信的缘故,战胜死亡。

            亲爱的妈妈,等我也结束这在世当客旅的日子,在上帝那美好的家园,我们必然也会见面。那时候再也没有眼泪,那时候我们要一起欢唱“除祢以外”这首诗歌,因为你我都回到上帝的面前。您已打完了病痛这美好的战役,如今卸下了今生的劳苦,回到父那里去了。我们有这种盼望,因为“神是溪水,我们是溪水边的树”,紧靠着溪水而生存,也将回到天父的家园欢聚。亲爱的妈妈,今生永别了,但我们永聚在天家!


     

后记:

亲爱的弟兄姐妹,妈妈患上癌症,我成为了癌症病人的家属,我深深地感受到她的孤单、无助、恐惧,度日如年。她在病患期间,我也曾经因个人的软弱,责问上帝。但上帝不更改的应许,上帝的真实,又叫我因自己的小信、软弱,认罪悔改,盼望在主里得以刚强。妈妈的葬礼后,我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要如何把上帝拯救的真理带给在病痛中,面对死亡,但还未接受福音的人。诗篇廿三,“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给我们的心灵上得到很多的安慰。今天你我的回应,应该是把上帝的安慰,带给许多也盼望得到安慰的人,把这些人带到神的面前。你曾经是癌症病人,你曾经是癌症病人的家属,你我是靠上帝走过这死荫的幽谷,盼望我们甘心情愿地分享我们的心声,让更多还未信主的病人及家属,认识真理,藉着圣灵的感动引导,接受基督。如果你有这个负担,上帝也要你在这方面服侍,你可以预备你自己,做以下的祷告。

“亲爱的主耶稣,谢谢祢让我经历生命中的病痛,让我懂得依靠祢,渡过这死荫的幽谷。帮助我甘心情愿回应祢,把祢的恩慈怜悯带给更多还未认识祢,也在病痛中的人。我晓得我自己的软弱,祈求祢怜悯,使我在祢里面得以刚强。诚心地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Dec 29, 2003

 

 

想念母亲,母亲离开时我初信,稳定在教会聚会,团契,参加成人主日学。在母亲离开后,我在一星期内前往新工作地点报到。投入忙碌的工作前,就整理心情,写下以上这篇文章。我父亲更早于母亲过世,母亲过世时,心灵即刻的感触就是这一回我是孤儿了,即便已成年,有工作赚取的能力,有信仰确信的生活,那种失去母爱的感受,也很真实。如今重新阅读,深深体会,神赐予父母所带来的福乐,让我得抚育与教导,长大成人。我每当回想,忆起父母的美善,他们也不完美,但却尽力摆上一生,来看顾保守一个家,感谢神给予父母。思念父母的恩情,更领会神设立家庭伦理,使家可以运作的美意。这失去双亲孤儿的心态,如今回想,在上帝自己的时间里,上帝告诉我,我有一个永在、掌权、永不改变的父,透过基督的救恩拯救我,赦免我的罪,应许我,永不撇下我为孤儿,生命得以在里面丰富、灿烂,因我的失去,在基督的十字架得成全。天父是我永在的父,除了血浓似水的家人,神还给我一个属灵的家。在这个属灵的家庭,有年长的属灵长辈,有同辈的肢体,有在我之下年幼也需要抚育的晚辈,同为救赎群体,领受主恩言,在基督大爱的激励,在教会敬拜、团契、事奉生活里,操练彼此与互相。原来我有血肉关系的家人,也有教会里属灵的家人。这是一个稳妥的着力点,抓紧神,蒙神保守而妥当。感谢、荣耀、赞美全然归于                                                                                           July 7, 2021 


图片取自: https://unsplash.com/@jplenio

Writ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