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经看「饶恕」与照顾者的关系

陈佩佩 每个人都有生病的经历。以我们普遍一般较常见的感冒为例,感冒时我们会感到身体容易疲惫、头疼、发烧、喉咙疼痛等不适的症状。当生病时情绪也较容易:忧郁、发怒、缺乏耐心等。凡经历过生病的人都知道这种滋味并不好受,是痛苦的。若说它是一种苦难,相信大家都会认同。生病确实是苦难。   当这患病是你的家人时,我们更可说,一家人瞬间就陷入在苦难里。这样的苦难或许是一波接着一波而来。病人或许得的是无法治愈的病,相反病情还会是逐渐恶化。到了病情最后的阶段,这将是一场残酷无情,生与死的博弈之战。这种经历唯有病人最清楚。 在与病情搏斗期间,病人除了要遭受病痛所带来的折磨之外,同时还得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病人会将不满的情绪完全倾泄在身旁的照顾者身上。…

Read More

与神同桌,与人和睦

黄麒俊     我曾经在脸书上看过一句话。这句话说,“你要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你的好朋友?你问你自己,结婚的时候会不会请他来?“这句话还蛮有道理的。但是我认为,还有另一种方式来确认。就是你会不会想跟他吃饭?  …

Read More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

王福娟 诗篇四二篇的一开始诗人使用大自然的景观来形容心中对神的渴慕,诗人说:“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诗人对神的渴慕,如同一头干渴的鹿,渴慕水源的滋养,才得以存活下去。换句话来说,鹿若没有水源,就会干渴而死亡;诗人若远离神,生命也会因此枯干死亡。 仔细阅读诗篇四二,整首诗呈现出诗人似乎流亡异乡,离开当时候敬拜的中心耶路撒冷,在仇敌的欺压辱骂中,面临生命的危险,甚至昼夜以眼泪当饮食,心灵忧闷,哀痛,烦操,甚至质疑神,觉得自己已被神离弃。这是一个流亡异乡,在陌生的环境里,心灵孤单困苦的人的真实写照。 远离耶路撒冷诗人,如今心中最思念的却是过去在圣殿敬拜,与神的子民一起守节,欢呼称赞神的日子。因此,处于困难的处境中,渴想永生神,期待朝见永生神,成了诗人心中的渴慕。生命面临危险,诗人深知自己的处境,不在自己的忧闷,哀痛,烦操中沉沦灭亡,就应当仰望等候神,因认识神永不离弃属他的人而称赞神。诗人认定神是他的帮助,神的慈爱从没有因为处境的艰难,而离开他。回忆往事,过去神信实同在的属性,并没有因处境的艰难而改变,诗人得以在白天思念神的慈爱,夜晚向神歌颂,把自己困难带到神面前,向神倾心吐意。 诗篇四二篇,给我学习。当我的生活失控,外在处境有所改变,并且逐渐恶劣时,上帝是不是在我心中居首位?什么是我的渴慕?彼此前书二2-3说:“就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象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这段经问结合诗篇四二篇,给我答案与应用。思想我的得救,神已经把我从过往罪恶的泥沼里救拔出来,赐予我新生命,无论我信主以后的处境如何,各样神对属他儿女的应许都会成就在我的身上。神的同在、恩典、安慰是我的渴慕。因此,在生活失控时,外在处境改变时,罪人的模式很容易忧闷、哀痛、烦躁,要回转归向神,经历他的同在,继续寻求他,才不会作茧自缚,沉沦在自己的处境里。…

Read More

神啊,为何有精神疾病之苦!

Alice 『我的痛苦为什么长久不止呢?我的创伤为什么无法医治,不得痊愈呢?你对我真的像叫人失望、靠不住的溪流吗?』(耶利米书15:18) 因神的呼召,耶利米作为神的先知向以色列民宣讲神的话;但是因着人心刚硬而不愿回转归向神,却是刁难先知耶利米、陷害他、迫害。因面对种种困境和挑战,甚至面对生命的危险,耶利米沮丧起来了,向神哀歌,争辩恶人为何亨通,自己同胞的奸诈,甚至怀疑神也以诡诈待他,他咒诅敌人遭害,最后咒诅自己的生日,怀疑自己存在的目的。 『你们中间谁是敬畏耶和华,听从他仆人的声音的?谁是行在黑暗中,没有亮光的呢?他该倚靠耶和华的名,依赖他的神。』(以赛亚书50:10) 清教徒托马斯·古温(Thomas…

Read More

忧郁症:『药』与『不药』之间

蔡筱芬 一、忧郁的成因   忧郁症的成因有很多,它可能是生理或身体上的原因,如脑内血清素分泌、荷尔蒙分泌、甲状腺分泌异常、遗传、慢性疾病药物副作用、营养不良等。它也可能是心理上的原因,如抗压能力、生活发生突变时的调整时期、不正确的心理认知或是偏向负面的思维模式。不管是生理或心理因素,其中也包含属灵原因,比如上帝允许发生的,就像约伯一样、自己的软弱、被他人所得罪或是撒旦的试探。  …

Read More

新兵日记

黄麒俊   光阴似箭。一眨眼,一年就过去了。我个人牧会生涯进入了第二年。感谢主,祂恩典丰富,这一年也有许多学习,尤其是在辅导事工方面的学习。我希望藉此机会分享一些圣经辅导事工对我个人的挑战与造就,挣扎与学习,邀请大家跟我一同感恩,也藉此鼓励教会同工,能够对圣经更有信心,并且愿意透过祷告,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凭着信心与恒心来支持甚至从事辅导的工作。 整装待发 我虽然在神学院不是主修圣经辅导,但是在整个成长环境和装备过程中,上帝一直让我有机会接触圣经辅导。在一个从事圣经辅导的教会成长,又能够在一个从事圣经辅导的神学院受装备,这些都是难得的恩典。教会领袖差派我出去接受神学上的装备,也预期我学习圣经辅导。毕业后回国牧会,教会也同样鼓励鞭策我运用圣经辅导,造就门徒。…

Read More